高港网

特朗普引以为傲的医疗船为何最终成了笑柄

更新时间:2020-05-26 20:27点击:

大家还记得特朗普拍的爱国主义大片吗?新冠疫情爆发以来,特朗普第一次走出白宫,为的就是给美国海军医疗船“安慰号”(USNS Comfort)送行。

美国海军有世界上最大的两艘医疗船:“安慰号”和“仁慈号”(USNS Mercy)。分别配备1,000张床位,12个手术室,还有重症看护室,最多时配有约1,200名医护人员。仁慈号医疗船排水量近7万吨, 船上设有直升机平台,各种现代化医疗设施一应俱全。

然而,在“安慰号”停靠纽约的31天里,她一共只收治了182位患者,其中新冠病人占7成。在仁慈号停靠洛杉矶的接近两个月里,她一共只收治了77位非新冠患者,但是船上有7位船员在停靠洛杉矶期间感染了新冠,导致上百位船员被隔离。

“安慰号”不救治新冠病人引发公愤

“安慰号”于3月30抵达纽约,4月30日离开纽约,停留了足足一个月。当时纽约州长库莫(Andrew Cuomo)写了一封欢迎信:把“安慰号”部署到纽约是非同寻常,又必不可少的一步,这将确保纽约州有能力应对大量的新冠病人。

纽约州医院有5万张床位,3000张重症看护病床。“安慰号”的1,000张床位,12个手术室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纽约医院的负担。把“安慰号”派去纽约的目的,理论上是接收1,000位非新冠患者,为纽约的医院释放出1,000张床位,留给新冠病人。

然而,“安慰号”在第一天,只接收了20位病人。接下来的几天,收治的病人也寥寥无几,于是这波操作引发了公愤。当时,纽约的各大医院已经人满为患,为了收治更多病人,医院不得不把大厅,会议室等场所改建为病房。有的病人等不到呼吸机,就在医院的走廊病逝。缺乏防护服和口罩的医生和护士不得一次次使用同样的装备。

而当时,纽约的非新冠患者已经越来越少,因为大量民众都居家隔离。车祸,枪击案,交通事故都大幅下降。在这种情况下,医疗船不接受新冠病人的话,就意味着它的存在毫无意义。

“安慰号”在纽约的一个月期间,停靠于曼哈顿港第90号码头。(Getty)

“安慰号”在纽约的一个月期间,停靠于曼哈顿港第90号码头。(Getty)

“安慰号”接受新冠患者困难重重

4月7日,特朗普在压力之下接受了库莫的请求,允许“安慰号”开始收治新冠病人。截至7日,“安慰号”一共只接收了50位病人。而与此同时,“安慰号”上的一位船员新冠确诊。

医疗船本来并不适合处理传染病,为了降低风险,“安慰号”把1,000个床位下降到500个。但即使这样,也没有满员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纽约的“方舱医院”贾维茨中心开始收治新冠患者。

“安慰号”作为海军医疗船,对收治病人有非常严格的限制,在刚开始的时候,“安慰号”除了拒绝接受新冠病毒,而在其他病症中,有49种疾病的患者都不能上船。原因之一在于医疗船的设计本来就不适用于传染病,其次医疗船上的医生擅长治疗年轻,健康的士兵,他们通常情况是遭受枪击或者爆炸。而新冠患者普遍年龄偏大。一旦新冠患者登上医疗船,病毒很可能会迅速蔓延。

纽约最大的医院系统Northwell Health负责人道林(Michael Dowling)直言不讳的说:医疗船简直就是个笑话!严格的军事规定和官僚体制障碍了太多患者被医疗船收治。不仅如此,救护车也不能直接把病人运送至“安慰号”,而是需要先送到一个指定的当地医院对病人进行非常耗时的评估,还要检测病人是否患有新冠,最终才能确定病人是否能够上医疗船。

“安慰号”被纽约“请走了”

道林指出,如果“安慰号”来纽约却不接受新冠病人,不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,那来纽约还有什么意义?

4月7号,“安慰号”抵达纽约第8天,美国海军宣布“安慰号”将开始接受最严重的新冠病例。但就在第二天,“安慰号”的一名船员新冠确诊后,另外还有船上收治的5名“非新冠患者”被确认感染新冠。

4月21日,库莫告诉特朗普,虽然有“安慰号”在纽约防止纽约医院不堪重负是很好的,但是纽约不再需要“安慰号”了。“安慰号”确实给了纽约安慰,但是纽约真的不需要它了,如果其他城市需要,他们应该接收“安慰号”。然而结束纽约的任务后,并没有任何城市申请需要“安慰号”的帮助,于是她又回到了自己的母港,弗吉尼亚的诺福克海军基地。

4月30号,“安慰号”离开纽约的时候,纽约新冠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.8万人。在“安慰号”实际营业的三个多星期时间里,一共治疗了182名患者。

火车撞医疗船,这里并非荷里活

如果说“安慰号”前往纽约是一场“乌龙”,那与“安慰号”相比,被派往洛杉矶的“仁慈号”就是一场闹剧!

新冠疫情期间,“仁慈号”从圣地亚哥母港前往洛杉矶救援,船上有800位医务人员。她在3月27日抵达洛杉矶,5月16日离开,期间只收治了77位“非新冠患者”,感染了7位自己的船员,130人被要求下船隔离。